•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用户登录关闭
账号
密码
我的危险妻子288播放更新至16集

我的危险妻子

  • 主演: 金廷恩 崔元英 
  • 导演: 李亨民 
  • 分类: 电视剧
  • 地区: 韩国 
  • 年份: 2020 
  • 2020-11-28
  • 短评: 该剧翻拍自同名日剧,试图寻找韩国社会中作为夫妻生活的意义,讲述做出危险选择并拉响家庭战争的夫妻故事

扫描二维码打开

暂无简介
  • 第1集

居住在某富人社区的望月夫妇过着令人欣羡的幸福生活。望月幸平出身贫寒,不过他的妻子真理亚家境优渥。真理亚的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利用这笔钱幸平经营了一家咖啡店。日常里幸平的衣食起居全由真理亚一人照顾,妻子体贴入微,甚至连望月老家的母亲和姐姐也都关爱有加。可就是这样一位近乎完美的妻子,却因无微不至的关怀而引来幸平越来越多的反感。他与咖啡店料理长北里杏南陷入不伦,后者怂恿他杀掉妻子。这天早上,幸平为了扩大咖啡店向真理亚要求追加投资。真理亚所有不同意见。听幸平说了此事后,杏南交给他一瓶毒药,要他杀害真理亚。下定杀妻决心的幸平把毒药混进了红酒里带回家。然而,回家后,他看到家中有血迹,还有一张写着要他准备两亿赎金的纸条。幸平报警后,刑警相马诚一郎和矢吹丰带队来到望月家。第二天早上,邻居鲸井有希和其夫和树送来一封误投到他家的给幸平的信。在信中,犯人指责幸报警并声称真理亚已死,信纸上还有血迹。一见不用自己动手就达成所愿,幸平心中暗喜。然而,调查过望月夫妇底细的相马却把幸平当成重大嫌疑人。心急如焚的幸平找前姐夫、侦探横路正道商量。另一方面,幸平从案件发生当晚曾在望月家出现的、真理亚的学弟绪方彰吾处,听说真理亚早就知道丈夫有外遇,但是为了幸平考虑才佯装一无所知。同时,幸平的姐姐也将真理亚平时默默帮助幸平一家的事合盘托出。知道这一切后,幸平心中充满了负罪感。这时,幸平车内的血迹检验结果出来,幸平作为重要嫌疑人被捕。就在幸平大呼冤枉时,犯人送来了DVD,证明真理亚还活着。这次,幸平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妻子。按照犯人的指示,幸平瞒过警方,成功交付赎金。此后,警方找到了幸平放毒药的空酒瓶,杏南也被带走接受调查。而且,犯人也没有如约送来证明真理亚平安无事的信。背负着杀妻嫌疑的幸平灰心丧气,想上吊自杀,却被相马救下。相马告诉他,已经找到了真理亚。幸平喜极而泣。而被送到医院真理亚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与此同时,一个大保温箱被某酒吧,酒吧里的神秘男子打开箱子,里面是两亿现金,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暂时保管”,落款是“望月真理亚”。

  • 第2集

得知真理亚平安无事被释放后,幸平急忙赶到医院,由衷地为妻子平安归来感到高兴。但是,这场引发社会关注的绑架案,其实是决心向丈夫复仇的真理亚自导自演的。另一方面,相马仍没有消除对幸平的怀疑。不过,正因为与杏南偷情,幸平有了不在场证明。由于空酒瓶也没有检出毒药,所以杏南被释放了。相马开始考虑是否有人嫁祸给幸平,于是着手调查望月夫妇周围的人。曾帮助真理亚的绪方也成为调查对象。这天晚上,幸平在家里为迎接妻子出院做准备时,横路找上门来。作为前刑警,横路对于犯人的目的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到望月家调查。第二天,真理亚出院回家,幸平一反常态,亲切地迎接妻子。杏南在电视上看到望月夫妻二人幸福的样子,不禁妒火中烧,不过,因为一个意外,她发现自己家的闹钟上装了窃听器。与此同时,在望月家,独自一个呆在房间里的真理亚正准备把装在万能插座上的窃听器收起来。正在这时,她身后传来了幸平的声音。其实,在前一天晚上,横路就发现了窃听器,但为了搞清是谁装的窃听器,所以没有碰它。幸平发现绑架案竟是妻子为了向自己复仇而自导自演的,大吃一惊。然而,真理亚只是冷冷地斜视着丈夫。她告诉丈夫,案发当晚幸平准备的下了毒的红酒已经被她调包了,而且证据也被她藏了起来。虽然,夫妇俩约定互相保守秘密,但是幸平仍然怒气难平。不久后,横路报告说绪方失踪了。横路还怀疑绪方是被灭口了。听了横路的话,面对眼前微笑着的妻子,幸平感到毛骨悚然。

  • 第3集

绪方的公寓被人纵火。相马在火灾现场发现了地下室的门。他怀疑绑架案的真凶是绪方。这时,听说了纵火新闻的幸平一想到帮真理亚制造绑架案的绪言也许已经被杀,吓得六神无主。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绑架是假,那么两亿赎金应该还在真理亚手中。幸平想拿到那两亿后远走高飞,于是跟踪真理亚以寻找她放钱的地方。这时,真理亚提出到咖啡店帮忙。来到店里后,真理亚扔掉了写着杏南名字的铭牌,还在店员面前扮演“奇迹般生还的幸福妻子”的角色。站在店外的杏南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已经知道自己家被装窃听器的杏南再次与幸平联手,谋划着如何找到拿着两亿现金的绪方。就在绪方作为绑架嫌疑人被通缉的当晚,幸平在自家车库遭绪方袭击。在危急时刻,是真理亚出手帮助了幸平。但是差点没命了的幸平怒不可遏。他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打算离家出走,真理亚却问他还想不想要钱,这句话让幸平犹豫起来。这时,追赶绪方的杏南打电话通知他已经找到了绪方的下落。另一方面,横路开始意识到绑架事件全是真理亚的谎言,也注意到幸平的反常之举。深夜,等幸平入睡后,真理亚来到寄放现金的酒吧,与酒吧主人木暮久雄商量绪方的事,木暮说如果他是当事人会杀了绪方。从酒吧出来后,真理亚被绪方叫住了。第二天一早,幸平开车来到杏南说的绪言藏身之处,绪方不在,他趁机打开房中的保温箱,然而保温箱中只有咖啡豆。这时,外面传来喧哗声,幸平慌忙跑到楼外,却见到一群警察和看热闹的人,而眼前的地上就是绪方的尸体。心生恐惧的幸平不假思索便要从现场逃跑。

  • 第4集

绪方从躲藏的大楼上掉上来摔死了。为夺两亿赎金来到此地幸平一见死尸吓得落荒而逃,却被警察发现。幸平怕真理亚诬陷自己是犯人,想暂时躲在杏南的家中。但是因为相马的到来,他不得不再次逃走。正幸平走投无路时,真理亚竟向其伸出援手。她让幸平忍耐到四点钟然后会有证据证明他是无辜的。幸平被警方带走。警察告诉幸平,绪方之死是他杀不是自杀。幸平怀疑凶手是真理亚。然而,警方找到的全是幸平在案发现场的证据。终于,真理亚带律师来了。她证明前一晚绪方曾袭击幸平,而且天亮后她曾见过绪方为是否自首而苦恼,所以幸平在现场被目击、绪方的刀上有幸平的血迹等种种对幸平不利的证据都一一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而且,当时针指向四点时,绪方写给警方的、承认自己是绑架犯的遗书果然送来了。幸平无罪获释。另一方面,被警察追查的杏南从真理亚的律师手里接过了分手费,独自品尝着屈辱的滋味。横路在咖啡店拾到了真理亚丢掉的传票,他来到传票上写着的发送地址。而,望月家的近邻鲸井有希和她的丈夫和树出现在发现绪方尸体的地方。这天晚上,洗脱嫌疑的幸平抱住因为逼死绪方而后悔自责的真理亚,发誓要破镜重圆。然而事实上,他意外地发现了两亿元的下落,第二天一早,他打算独自去店里,把两亿元搞到手。这时,真理亚收到已故的绪方发来的信。真理亚得知绪方根本没有自杀之意,她提醒幸平要当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然而,一心想着两亿现金的幸平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而且,一拿到钱他就打电话通知杏南。就在打电话的一瞬间,有人从背后袭击了幸平。手拿电棍、俯身看着昏过去的幸平的人,正是横路。

  • 第5集

抢到两亿元的幸平被横路袭击。但是,面对知道消息后赶来的真理亚,幸平却撒谎说没看到犯人的模样。实际上,在与横路搏斗后,幸平拿到了一半的现金,他打算在真理亚知道此事前就带着杏南逃到国外去。这时,相马从防盗录像中发现,绪方摔死的那天早上,有个女人从大楼里逃了出去,他怀疑那个女人是杏南。鲸井夫妻来幸平店里吃饭,和树偷偷留下了寄给杏南的信。另一方面,真理亚发现两亿元不见了,便来到横路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要求对方把钱交出来。横路则装做一无所知的样子。 很快,横路接到女儿小枫发来的短信,但短信内容却是一个名为“N31”的人物通知他小枫被绑架了,还附有小枫被绑在椅子上的照片。另外,对方还送来了一张摄有带血的手指的照片。横路慌忙给幸平打电话说如果不还两亿元,小枫就没命了。幸平看到照片后也感到震惊,他对杏南说一定要阻止真理亚,然后不顾对方阻拦,拿上钱去找横路。到了指定的地方后,横路拼命寻找女儿。透过监视器,真理业现身了,她威胁要给小枫喂涂着放有毒药的红酒的糖果。惊恐万状的横路按真理亚的指示交回了现金,幸平也照做。终于,横路在真理亚说的地方找到女儿。然而,这次的绑架也是骗局,真理亚利用了小枫与横路的亲情,小枫其实并没有受到伤害。回到家后,幸平提出他什么钱也不要了,只要离婚。真理亚被他的意外之举搞得慌了手脚,拼命抱住拿了行李要走的幸平。突然,她被人用电击枪击中昏了过去。然后,幸平拿着真理亚的两亿元扬长而去。这时,相马经调查发现绪方死前数小时曾在附近的餐馆与一个女人见面,而那个女人左手无名指贴着创可贴。另一方面,杏南收到信后与和树联系,和树说是杏南杀了绪方。

  • 第6集

和树曾在绪方死前一晚见到杏南自望月家跟踪绪方,认为是杏南杀了绪方,并以此来敲诈杏南。杏南否认杀了绪方,但是她喝下了和树加了安眠药的红酒后失去了意识。这时,从真理亚手中抢到两亿元的幸平赶往杏南的公寓。在那里,他看到杏南正与和树接吻,以为杏南背叛了自己。为了让有希知道和树的所做所为,幸平把两人的照片放进了鲸井家的邮箱。其实,和树并非有希的丈夫,他只不过有希花钱雇的“出租”丈夫。第二天早上,幸平接到真理亚的律师的电话。真理亚同意离婚,但要求幸平在离婚手续办妥前不得离开日本。金钱、自由都到手的幸平却陷入了深深的孤独之中。这时,横路告诉他有个叫木暮的男人曾是真理亚的家庭教师,但后来被朝仓家解雇并禁止其接近真理亚。他们找到了木幕的酒吧,但木暮出国了。不过,他们找到了木幕曾在名为“November31”的红酒吧工作过的证据,确信其与案件有关。幸平认为木暮与真理亚有染。为了找到真理亚出轨的证据,幸平潜回自己家,在他与真理亚的结婚照的背面找到了木暮的照片。正在此时,相马发现绑架案是真理亚自编自导的,怀疑绪方也是真理亚杀的,却苦无证据证明自己的推断。另一方面,真理亚说会把幸平让给杏南,并请杏南为她制造新毒药。杏南听她说了要杀死幸平的计划,十分惊讶。真理亚以两亿元为诱饵,怂恿杏南与她合作。而对于一直嫉妒真理亚、一直输给真理亚的杏南来说,这是个好机会。她决定假装同意真理亚的要求,然后反戈一击。杏南消除了幸平对她与和树关系的猜疑,并且告诉他真理亚要取他的性命。杏南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早被人看穿,反而为掌握了真理亚的命运而洋洋得意。正当她志得意满之时,却被人从背后袭击了。她回头看时,发现对面之人竟是有希。

  • 第7集

杏南遭有希袭击,她追上去要和有希算账时却被和树拦住。怒不可遏的杏南当着幸平的面揭发和树是“出租丈夫”,有希乱了阵脚。真理亚招待幸平吃饭的当天,杏南送来了真理亚托她做的毒药。真理亚说会把一半的毒药放进今晚的饭菜里,剩下让杏南放入红酒中。幸平从杏南口中听说了真理亚的计划,为了反击真理亚,他打算自己也在饭菜里下毒。另一方面,相马认为真理亚可能与木暮是同伙,开始通过从绪方遗体被发现的大楼里逃走的女人的鞋查找线索。终于,他在专卖店的顾客名单中发现了有希的名字。相马立即搜查鲸井家的鞋柜,却没有找到想找的鞋子。这天夜里,幸平与真亚装成幸福夫妇的样子一起买东西,一起下厨。为了打败对手,他们在各自的饭菜里下了毒。终于,这对夫妇的最后的晚餐开始了。幸平一面避免吃真理亚做的菜,一面劝真理亚尝尝他做的烤鱼。而让幸平始料未及的是,真理亚却谈起二人间美好的回忆来,说着说着,她突然哭了起来,说终究还是无法下手杀幸平。接着,她把在饭菜中下毒以及杏南带来的红酒中也下了毒的事全部说了出来。看着流泪谢罪的真理亚,幸平的杀意渐渐淡了下来。杏南来到望月家,看到一副老好人样子的幸平,很吃惊。她不假思索就把桌上的饭菜放进口中,结果,马上倒地不起。见此意外,幸平吓得不知所措,悔恨交加,而真理亚却一个人冷静地处理掉尸体。屋漏偏缝连夜雨,横路恰在此时找上门来。出面接待他的幸平总算应付了下来,真理亚趁机离开家,但房间里残留的血迹还是没有逃过横路的眼睛。这时,鲸井家里,和树正在窃听望月家。有希表情微妙地来到屋中,拿出一只鞋。那正是相马要找的鞋子。正是和树将鞋子藏起来的。有希不明白和树的真实意图,问他是否知道是她杀了绪方。

  • 第8集

幸平因杏南之死饱受罪恶感折磨。真理亚把尸体搬走后回到家,鼓励丈夫振作起来,自己会和他分担罪过。然而,第二天一早,他们收到了敲诈信,信中说如果不交出两亿元就向警方告发杏南被害一事。幸平吓坏了。冷静的真理亚劝幸平拿回两亿元,并像平时一样去上班,由她与敲诈者周旋。送敲诈信的就是一直在窃听望月家的和树。有希向和树坦白了杀死绪方的经过并提出解除“出租丈夫”合约。和树却说出了杏南被毒死的事。他要求有希帮助他敲诈望月夫妇的钱。按真理亚的吩咐,幸平从杏南的房间取回了两亿元,然后来到店里,但是,他始终处于恐惧之中,甚至出现了幻觉。因为联系不上杏南,相马来找幸平。终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的幸平对相马坦白了其杀死杏南的罪行。另一方面,真理亚发现了家中的窃听器,向一直以来窃听她家的对手发起挑战。焦头烂额的有希急忙给和树打电话,这时门铃响起,真理亚就站在鲸井家门前。有希故作平静招待真理亚。真理亚却嘲笑她寄恐吓信,并声称杏南现在还活着,更进一步劝有希早点自首、承认杀了绪方的事。山穷水尽的有希从背后刺伤了要向警察告发所有事情的真理亚,然后告诉匆忙赶来的和树一定要夺走那两亿元。与此同时,本已经“死”了的杏南活生生站在幸平面前,幸平大惊夫色。实际上,头天晚上杏南被毒死那一幕完全是在演戏,杏南从一开始就与真理亚联手欺骗幸平。得知真相后,幸平气急败坏地回到家,准备向真理亚兴师问罪。但是,真理亚不见了,家中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的妻子被绑架了,准备两亿元,如果敢报警就杀了她”。幸平以为这又是真理亚在演戏,然而,真理亚此时是真的被监禁在鲸井家。

  • 第9集

真理亚发现有希借“杏南之死”敲诈望月家,于是登门造访。然而,被真理亚揭穿杀死绪方和雇“出租丈夫”等事的有希恼羞成怒,将真理亚刺伤。身受重伤的真理亚心知幸平在知道杏南之死是骗局后绝不会来救自己。意识渐渐模糊了的她自觉大限将至,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这时,幸平在家中看到绑架勒索信后,认为又是真理亚在搞鬼,大发雷霆。然而,和树潜入望月家,用刀威胁幸平,要他用两亿元交换真理亚的性命。半信半疑的幸平带和树到车库,但是,放在车内的钱消失得无影无踪。另一方面,木暮收到了真理亚寄来的包裹。看到真理亚写的字条后,木暮心神不宁,决定打电话把幸平叫来说明一切。幸平听完木暮的话后如梦方醒。与此同时,横路向杏南说明了他调查到的木暮与真理亚的关系,当初身为家庭教师的木暮因帮助真理亚出国留学才得罪了真理亚的父母,而为了女儿在国外的安全,真理亚的父母为她投保了绑架险。

  • 1浏览伊藤英明望月幸平38岁,咖啡店老板。婚前曾在广告公司工作,婚后用妻子的钱开了咖啡店。虽然与妻子真理亚的关系冷淡,但
  • 1浏览木村佳乃望月真理亚37岁,全职主妇。食品企业老板的千金。本是近乎完美的理想妻子,但自从与幸平关系出现裂痕后,慢慢地显
  • 0浏览相武纱季北里杏南29岁,咖啡馆的厨师,过去在真理亚父亲经营的食品公司工作过。为了夺得财产,怂恿幸平毒死真理亚。其之所
  • 0浏览宫迫博之横路正道44岁,侦探。幸平的前姐夫。与真理亚关系不错。曾经是刑警,现在经营侦探社。事件发生后,幸平曾找他咨
  • 3浏览佐佐木藏之介木暮久雄46岁,冷眼旁观一连串事件的神秘男子。酒吧经营业者,在真理亚上高中时曾是她的家庭教师,对她有极大影
  • 1浏览真岛秀和绪方彰吾34岁,真理亚的大学学弟,单恋真理亚。事件发生当晚,曾被幸平目击出现在望月家门前。帮助真理亚制造了
  • 0浏览木村绿子鲸井有希50岁,望月家的近邻。与比自己小很多的丈夫一起生活,总给人以违和感。对望月一家怀着嫉妒之心,经常窥探
  • 1浏览高桥一生鲸井和树35岁,望月家的近邻,有希的丈夫。与有希看起来是一对无所事事、爱看热闹的夫妇。但是,实际上,这对夫
  • 0浏览佐藤隆太相马诚一郎37岁,警视厅搜查一科刑警。负责真理亚被绑架一案。一开始曾怀疑幸平是真凶,但是在调查过程中他渐渐接

猜你喜欢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爬虫 - 网站地图

星辰影院】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青柠影院@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1 www.c2008.org Theme by  星辰影院 京ICP备8595217号-1统计代码